如何介绍消防员叔叔


95

在小说里面,汪小媛是吴邪的内应,黎簇消失其实是运用了三菱镜原理,可以通俗理解为,多带带飞那种习性。只是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了。并不是真得消失。但是骗过了人的眼睛。这还是吴邪在《藏海花》去了西藏,遇到阎王骑尸之后才有的想法,最终成功的救出了黎簇。有篇文章有详细的介绍,我之前看过,给你链接沙海黎簇消失揭秘


63
有欸,看我简介沙海

7
结局就是在轮椅上 神秘失踪。汪家本历的第23年,黎簇在湖边的轮椅上消失不见,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这是汪家历史上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一个外来者,在汪家的核心区域,在重重防备的巨大封闭体系中,在有人的监视之下,犹如蒸汽一样消失了。整个消失的过程最多不超过三分钟的时间。他们封闭了所有的出口,地毯式的搜索,边边角角,一遍又一遍。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对于黎簇身边的那些汪家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灾难,这是家族重要财产的缺失,也是不可知因素的出现。这变成了一个转折点,由此,经营了几百年的这片区域,忽然变得无比的不安全,谨慎的汪家被迫拔起自己的根基,开始新一轮的迁徙和建设,汪家内部的信任,从之前的绝对稳定,终于出现了裂隙。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证明黎簇使用了轨迹,他的膝盖伤痕被证实绝对真实,他无法自己走动,三根手指骨折,头骨缺损。他们想破了头,也想不出黎簇到底到哪里去了?只能是有内奸,在这个绝对食物链上层的家族体系中,竟然出现了奸细,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件事情。汪家开始迁移的同时,清洗和排查开始进行,家族体系之间的冲突,从之前的无形,逐渐变得残忍起来。同时,掌权的汪家人,开始重新看待吴邪这个人,他们开始搜索吴邪的尸体,然而,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黎簇,解语花,吴邪三个人,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过一样,变成了传说中的人物。对于吴邪的判断和演算,逐渐神话,诡异的气氛开始弥漫。汪家当了几个世纪的捕猎者,现在终于第一次,感受到了当猎物的恐惧。沙海之中的混乱仍旧在继续,杨好被困在了霍道夫的队伍里,为了生存,他只能学着变成和身边货色一样的人,梁湾仍旧在沙海之下,近况不明。进入沙海之下的队伍越来越多,死亡和争斗每天都在发生。苏万回到了北京,在黑瞎子的庇护之下,开始了解到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一边思考着这些问题,一边为他们的朋友们担心着。他开始能分辨四周各种人的身份,也开始能感觉到,有人无时无刻不盯着自己,期待自己能和自己的朋友见面。巨大的变化,在每一个势力,每一个人的身上发生着,普通人的生活当中,没有人感觉到一些根深蒂固的势力,正在发生几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动摇。这些变化激烈精彩,但是却是千千万万的另外一些故事,时光发酵着之前的一切,而这些人再次行动,开始产生更多的联系,已经是一年以后。吴邪的计划还在向前推进,他暴露了一切别人可以理解的部分,留下了一些真正的奇招,这部分的设计,连一丝一毫都没有显露。西湖边的铺子禁闭大门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缴纳的电费催缴单也已经有了五六张,被灰尘蒙蔽着。隔壁的老板在下棋的时候,总会和别人说起这个铺子的奇怪之处,那个不太会做生意的小伙子和他的便宜伙计。一年之中的四个季节,停停走走,等到一个轮回过去,除了那些灰尘之外,整个铺子的气场都发生了变化。不再有人在这个铺子前停留,它逐渐变成了背景,而不是之前似乎可以进入的一个世界。过年的时候,隔壁的老板为这个铺子换下了春联,放了鞭炮,之前的伙计,在铺子外面聚了十几号人,坐在台阶上,喝着白酒,吃着小菜。为三爷,为小三爷,为潘子,为他们之前害怕的,跟随的那些老板热热场子。他们未必希望这个铺子再开,却真实的怀念那些日子。解语花家的大宅子空无一人,老伙计们都不敢表露出一丝对于解家的怀念,北京的肃杀在眼前的财富下更加的凌冽,大雪中,年后的第一顿家宴之后,他们却都在自己的茶几上摆上了两只酒杯,默默的喝几杯冷酒。吴一穷在大年夜看着家门口,看了整整一个晚上,他热了菜,凉了菜,热了酒,凉了酒,周而复始。一直等到天亮,年初一的早上,他照样出去买菜,过年的菜很贵,也不是特别的新鲜,他挑着买着。知道晚上还是得做一桌子儿子喜欢吃的菜,否则他待不安心。霍家的年夜饭灯火酒绿,热闹非凡,席间两个兄弟话里带话,气氛又诡异,又有一种病态的欢乐。伙计们赔笑着,眼光总是不经意的看到他们墙壁上的全家福,上面那个不知所踪的小姑娘甜美的笑着,勾着两个哥哥的手,现在这两个人却似乎完全不记得那些光阴。苏万在家里过的除夕,父亲开车送了一些年货到了那个眼镜铺子,黑眼镜安安静静的在沙发上听着春节联欢晚会,他们待了一会儿,说说笑笑,黑眼镜却一直没有转头看向他们。杨好没有回家过年,他在北京的京郊,和霍道夫一起泡着温泉,搂着小姐听满城烟花。光影中,黎簇家里空无一人,电话不时响起,但是无人接听。黎簇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不爱学习,成绩很差。一次班主任和老爸的谈话中,黎簇为了躲避父亲的怒火,向好友苏万借了钱溜出了学校,却在半路上遇到了“强盗”,当即把黎簇拍晕了,并在他的背上刻了一个复杂诡异的图案。醒来之后已经在医院里,梁湾是黎簇的主治医生。不久之后,吴邪就因为刻在黎簇背后的图案找上了他。告诉黎簇他背上图案的由来并把他带入了巴丹吉林沙漠,开始了计划,准备去问题的指向:古潼京。但是中途发生变故,“会移动的海子”把吴邪、王盟和黎簇带到了一片陌生的白沙漠。王盟和吴邪在那片诡异的沙漠中相继遇难,被扯入沙漠里。黎簇遇到了乔装打扮后的黑眼镜,被他作为诱饵,引出了许多奇怪的东西。黑眼镜将背包的资源交给黎簇让他逃命,说自己要去救王盟和吴邪。黎簇靠黑眼镜的线索出了沙漠之后得知一个神秘的组织将许多奇怪的东西寄给了他。因为他之前一直在沙漠所以苏万将东西先寄放在自己家里,愕然发现寄给他的东西中有许多被肢解的尸体。梁湾带黎簇去了吴邪的地盘,见到了解雨臣,他布局告诉了黎簇部分信息。黎簇回到寄放东西的工厂继续开箱子,却在里面发现了大量的蛇。与此同时,梁湾在密室中发现大量沙漠下神秘建筑秘密图纸。苏万告诉黎簇第一份包裹的秘密,黎簇找到了包裹里的U盘和一把钥匙,钥匙上贴着一家宾馆的一个地址,他在U盘里的录像中看到了父亲和一群古怪的人在一起,好像正在商议什么。黎簇看到自己父亲,大吃一惊,于是准备动身去那个地址。这一次梁湾、苏万、杨好都去了,在宾馆的车库找到了吴邪为他们准备的车和物资。吴邪在录音机里告诉黎簇新的线索,让他去古潼京。几人整理行李,途中却被一个黑导游“车嘎力巴”算计,被激流冲散。几人醒来后已经到了沙漠中。几人重新集合的晚上,他们又见到了吴邪,却突然开始下酸雨,威胁着他们的安全。吴邪告诉他们地下建筑的入口,让他们进去避难三天,然后独自离开。在沙漠中经历了一番无法想象的波折后,几人失散,杨好多带带逃出,梁湾进入建筑深处,苏万和黎簇见到了黑眼镜,却在不久后再次失散。黎簇因引爆C4错估计了力度而被炸的身负重伤,被势力庞大隐晦的汪家黑衣人抓住。苏万和黑眼镜也被炸弹波及,身负重伤。他们与梁湾相见,梁湾继续深入,而苏万凭借自己的计策使自己和黑眼镜脱离险境,成功离开沙海。黎簇再醒来之前,他在昏迷中见到了吴邪,吴邪向他阐述了一个可怕的、牵连许多人的计划,并让他做出选择——是按照吴邪的计划行动还是将他知道的一切供给出来,黎簇选择了按照吴邪的计划开始行动。黑衣人带黎簇回到沙漠上,此时各方势力已经聚集,黑衣人被围剿击毙,黎簇被救出。黎簇被霍道夫捉住,让他透露沙海下的信息,霍道夫将杨好带入作为人质检测黎簇所说是否为实话。于是杨好和黎簇反目。霍道夫重新回到沙海上,此时黎簇却因线索被各方势力关注,最后还是被汪家抓回。吴邪在西藏被割喉坠崖,仍未有半点音讯。黎簇在那个家族中接受治疗、训练、上课,了解了一些关于吴邪的事。那个管着黎簇的首领对黎簇不是特别友好,而且对他进行了很严密的监控。时间不长就发现黎簇身上所携带并不简单,黎簇以为自己完蛋,计划要暴露时神秘消失,再也没有出现。

46
自我介绍不重要,关键是先把当地最近火灾的图片、视频等播放给大家看,产生心理震撼。

39
去过,很不错,算是比较专业的

98
介绍其经验与特能力,以及能对工作带来什么即可。

39

98
投其所好

53
要不钱,要不权!要不让她尝尝做女人的快乐!

94
你是男的